372,711

7-4-14-LianHeZhaoBao-WYB

2014/4/7 《联合早报》言论版-王永炳师的文章-华文教育使我们茁壮成长

2014/1/7 《联合早报》言论版,白老师建议高级华文课程修读的文章

 

2014/1/14 寒夜,远在荷兰的校友——俐颖,捎来了这长信:

不仅剩下一棵菩提树

2011年黄埔校友为了纪念母校黄埔,热心地出版了《黄埔情缘五十纪念集》。很荣幸地,我被应邀追思黄埔。黄埔啊,自从1979年离开黄埔大门之后,在我的印象之中,我没再踏进黄埔探访老师们。请老师们原谅我。

自从七岁来新加坡上学,父母亲不在身边,至少年期生活也一直过得很苦楚压郁(心理上)。个人的生活背景我很少对同学们提起,因为深知提起又如何,没有人能帮助我们改善那样的局势。我很感谢我在黄埔时,得到老师们良好的教导,老师们总给我温和亲善感觉。我也感谢好几个同学给了我非常赤诚的友谊。她们是那么活泼,充满朝气,轻松快乐,这些都感染了我,常使我提早去学校,延迟回家。比如:我体质不好,视线对焦欠佳,打排球开球不过网,但,我时常留下来陪伴国凤和瑞兰,看她们打球的英姿。丧失跟国凤的联系使我感到惋惜!

我没回母校探望的一个原因,回忆起来,那年我们很慌乱,那是1979年,这是一个大家心痛的一年!我们这些中四华校生面临教育上一个巨大的转变!我和同学们都非常彷徨,非常无助。我在南初上了三个月的初院学子生涯后,因英文只有C6,不符合初院要求的B3,结果,我被教育制度淘汰,只好垂头丧气地,和班上两个同学去读高中三年制。读三年制高中我感到非常不愉快,而我少年气盛,对局势不满,心中充满怨恨,愤愤不平。除了华文以外,我们所有的课本在一夜之间换成英文课本!同学们感到沮丧、气愤又无助,班上士气很低落。在那些年里,因为个人在生活上里外煎熬,我想,这是我无暇想要回黄埔的原因吧。

我寄出了《剩下一棵菩提树》后也不放在心上。几次从报章上看到黄埔校友欢聚一堂,为大家感到欣喜。我不想麻烦别人特地把纪念集寄到外国给我,又从黄埔网站上得知,《情缘》可以到友联书局购买。我于是写电邮给荣春说,我回新加坡时自己去购买。

2012年我回新加坡,去了书局却看不到黄埔纪念集。我心想随缘吧。2013年收到燕玲的电邮,要找我大姐。荣春他们班要聚会。我给了大姐的通讯,聊话之间提起没看到纪念集。燕玲非常“震惊”也热心。我说,就让荣春跟我大姐聚会时交给她,201312月弟弟来荷兰探望我,再交给我吧。

纪念集交到我手中,我翻读了半本,就感激地写电邮给燕玲。而没想到,我的电邮被放到黄埔网站上去!燕玲抱歉地说,是荣春很开心放贴去。我知道了,反应是:“喔,随缘吧。”这是为什么我对纪念集的反响这么迟。在此交代。

心细的燕玲对我的名字做了一段介绍。其实,我在寄出文章前,也犹豫要用哪个名字。是这样的,我改用陈俐颖已经四分之一个世纪。那天我交稿时,很规矩地写下班级和年度,以为纪念集会打出班级和年度,所以,写上在学校里的旧名。我照顾到万一老师同学想查作者,方便他们对照那个少年的我。其实我本姓许。在此交代我的名字。

有人告诉我:“世间的人与事,是必然要那样发生的。”这使我接受我们这些华校生的师生们经历的惨痛遭遇。今天,我从纪念集上读到不少老师同学大家的生活安好。我寄语健康欠佳的林饴嫩老师和蔡启慧老师坚强。蔡老师能够如此勇敢地面对癌症的挑战,是给同学一个非常积极正面的教育。教导我们乐观!我完全相信,这是因为我们经历过时代浴火的锻炼,我们经历过巨大的挫折,我们从中学会坚忍,以致我们在面对巨大的人生苦难时,我们能耐心面对,去超越局势。大家看看,今天,我们自豪地站在地球上。我们已经战胜时代的挑战!

不清楚为什么,在学校里我害怕刘曼玲校长,尽量避免经过校长室。我记住林琳老师在讲到“日本侵占中国”、“血肉长城”时,她强忍着眼眶里浮起的泪水。我记得她挺着临盆的身孕教书,那些日子我其实无法专心上课,看着老师的大肚子,我心里常想,老师站着教书一定很辛苦!我是个无法专心上课的学生,时常心思奔驰……

一次,黄子萍老师在讲阿Q,坐在我旁边的王国凤同学也对我说悄悄话,讲她从电视上看到的电影阿Q,结果,黄老师生气而严肃地瞪了我们两眼,我们才不敢说悄悄话。黄老师,对不起!

还有,好好先生王国兴老师,对不起对不起!我们这尼姑班上课常“欺负”您,不安静听课,太调皮了,请您原谅我们的青春天性。

教过我的老师还有蔡金来老师、张幼芝老师、李国珍老师、杨赛云老师、符树兰老师杨楚云老师、陈生贵老师、谢淑英老师、林春嫒老师……难过的是,李健儂老师过世了。

有一位叫Mrs. Lee的英文老师。是我看走眼么?在纪念集找不到她。回想起这位一进课室就厉声纠正甚至常骂我们的英文老师,尖尖的脸,又凶又严肃,但三十年后我追忆起来,我觉得她是个很好的老师。我记得她很认真教学,问题出在我们八成学生来自讲方言的家庭,程度不理想……就像现在的中学生学习华文力不从心。我是个胆小的学生,在她的课时常心生恐惧,时常是鸭子听雷,很勉强挨着,每堂课都在等下课。当年,不会正视自己的学习问题和心态,也没家长纠正我的问题,回想起来,那样惧怕的心理于学习是无补的!

我记得我和干妈去黄埔报名是报名日的最后几天,学姐在填写表格说,工艺班已经全满了。你就读家政班吧。我问:“家政班是什么?”她答:“学煮饭缝衣。”我已没什么可选择的,直接进入家政班。我没学过电工木工,可说是学习路程上一个遗憾。

升中三时,我们班分两个专修,在生物和家政之间,我选择了家政,因为我害怕需要解剖青蛙。我们这一班专修家政的只有十个女生吧,我记得有英文好过华文的蔡美美同学,她家里是讲英语的。有一位陈幼霞同学,她中四时,去乌节路日语学校上课,在新加坡第一届日语演讲大赛中夺冠,“震惊”校长老师们,大家对一向成绩不优越的她大跌眼镜。还有叫弈琴和白月琴同学,其他的记不起来。

我们主修烹饪,烹饪课对少年的我来说,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。我们从中学会小心翼翼处理食物,你要不专心,东西会被烤焦。我所有的家政时光都是满满的快乐和好奇。充满温馨,张月明老师,谢谢您!我的手抄食谱一次借人阅读,结果,失去联络,也没了。以前想起来有些心疼,现在,随缘吧。记得烹饪大考和会考后,太多食物,张月明老师让我们请老师来品尝。我到教员休息室请了刚好有空档的黄子萍老师和蔡金来老师。

请原谅我滔滔不绝说了这么多,哎,其实,我阅读了纪念集,我想说的是,校园虽然剩下一棵菩提树,但是,从纪念集我看到的是,不仅剩下一棵菩提树!我们这些菩提树的种子,还在人间坚强地屹立着!

我把FACEBOOK关闭了,在此,借黄埔网站,向黄埔校长、老师们和同学们祝福甲午马年好,大家生活如意!

俐颖



To Top